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速豹新聞網  魯商集團 速豹新聞網
讀我網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速豹新聞網

濾鏡景點 仙境“陷阱”

2021-10-24 8:51:42 來源:山東商報

  社交平臺上火爆的“粉紅沙灘”,真實顏色卻是豬肝色;游客本是想去感受“絕美拍照地”,還原“宮崎駿的動畫世界”,結果是“廢棄工場一日游”。“網圖和現實不說一模一樣吧,簡直是毫無關系”。濾鏡之下,滿懷憧憬追尋的“種草”打卡地,收獲的是“買家秀”和“賣家秀”的暴擊;鸨“濾鏡景點”受質疑,社交平臺翻車之后忙著道歉。打碎濾鏡之后,景區評分榜還值得相信嗎?


  ◎山東商報·速豹新聞網記者 潘愈 劉瑾陽

 

 

  游客實地探訪“濾鏡景點”后,表示感受到了“買家秀”(左)和“賣家秀”(右)的差距。

 

  濾鏡景點

 

  近日,關于小紅書景點濾鏡的話題登上了微博熱搜。在熱搜話題“小紅書的網圖濾鏡有多強”中,一組照片對比強烈。一張是模特身著黃色連體褲,長發飄飄,站在海邊的藍色小屋前,碧水藍天下氛圍感十足,頗有拍大片的派頭,這是小紅書博主在三亞拍攝的照片。而另一張照片,是網友實地探訪后拍攝的。失去了濾鏡的藍房子破敗不堪,旁邊的是光禿禿的土黃色石頭。有網友評論稱,“本來也想去那個地方的,看了之后沉默了”“只能說這些攝影和后期太會了”。


  隨后,被吐槽的博主通過微博賬號@愛吃燒餌塊的呂小娜表示,受爭議的相片是自己在天氣好的情況下于三亞拍攝的,自己后期只提高了整體亮度,并套了一個風格化濾鏡以提高藍色純度。聲明中,@愛吃燒餌塊的呂小娜曬出了相片拍攝的原始數據,并將原圖與調整后發布圖進行了拼貼比較。為了證明自己,她在聲明中放出相片拍攝的原始數據,并將未做過調整的原片與賬號發布圖片進行了對比,表示自己只提高了整體亮度,并套了一個風格化的濾鏡。這兩步使得圖片看起來色彩更為艷麗,藍色純度變高。


  她又對比了原片和爭議照片,表示后者拍攝時是陰天,且墻漆脫落,白門消失,拍攝的角度也比較無所謂,并有明顯的偏色,反問“難道這就是大家都希望在社交媒體上看到的相片?”最后,她表示自己保留法律追究權利。


  
  二次創作

 

  “濾鏡景點”在網絡上引起熱議,微博上的網友觀點各異。有人支持“濾鏡景點”當事人,表示天氣好的時候拍照就是會更好看,后期修圖也是攝影的一環。“不會拍也不要覺得別人拍得好看的都是騙人,后期修圖還原鏡頭的偏差也是攝影再創作中的一環。”


  也有人表示反對,認為這是在欺騙大家,滿懷希望的前去游玩,卻發現實物與照片不符,辜負了用戶的期待。還有人現身說法,用身邊的例子勸說那些去網紅景點打卡的游客,“我家鄉這邊的灘涂很著名,但在我眼里其實就是一大灘泥巴,看到網上的圖,經常在想這真的是一個地方嗎。”


  跳出“濾鏡景點”用戶與發布者的角度來看,有網友站在平臺的角度思考,“內容輸出方和普通用戶完全把小紅書當做兩個平臺使用,內容輸出方把小紅書當做社交媒體,分享自己的精彩瞬間,普通用戶把小紅書當評價工具,滿足自己的篩選需求。二者在產品認知上本身就存在差距,更何況中間還有打廣告的內容輸出存在,更容易讓普通用戶認為所有的內容輸出要對自己負責。”


  
  賬號買賣

 

  10月17日,小紅書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致歉稱,部分用戶在分享過程中的確存在過度美化筆記的情況。“比如最近大家看到的案例,大部分都屬于旅拍美圖,但由于分享者沒有明確標明是攝影作品,被作為旅行指南使用。觀看者實地探訪后出現較大落差,產生了被欺騙的感受。”


  小紅書稱,希望分享者堅持社區公約的準則,同時已啟動了一系列運營活動,鼓勵發布者做有用而非美化的分享;在用戶搜索某個景點的時候,小紅書也會提供更豐富的搜索聯想詞,對“避坑”等內容作更多展示;同時,小紅書還會嘗試推出景區評分榜、踩坑榜之類的產品,便于大家獲取更多元的信息。


  “濾鏡景點”令人難以相信,為什么還會頻頻出現這種情況呢?據報道,一位相關從業者透露,小紅書的曝光不及微博和抖音,故品牌方的推廣策略一般都是“鋪量”,即找很多素人博主發布信息,營造一種“這里很美”“這個東西很好用”的討論環境。找到博主后,甲方會提供合作注意事項、拍攝重點等。如果是線下探店,還會安排工作人員配合。最后,博主發布內容需經甲方審核,確認沒有問題后才可發布。粉絲幾十萬甚至百萬的大博主,出場費可以開到幾十萬元。”上述從業者表示,“其實現在小紅書很多‘萬粉’賬號都可以買賣了,花幾千元就能置換很多免費資源。”


  
  代寫生意

 

  博主在平臺上發布的旅游“種草”筆記,讓人對景點的真實樣子存疑。在“濾鏡景點”背后,投機者摸準了用戶的跟風心理,做起“代寫、代發廣告”的業務。在電商平臺上,有賣家稱可以在“種草”平臺上找擁有一兩千粉絲的賬號發布推薦餐廳的帖文,“不需要到實體店體驗”,只需要店鋪照片。


  其實,“種草”亂象早就被媒體報道。2019年12月,央視新聞曾曝光社交電商平臺有不法商家通過明碼標價,為產品撰寫虛假評論、虛構點贊數量等,甚至聲稱“從未使用過的產品都可以寫出優質的種草帖”,利用消費者從眾心理誤導其購買產品。除了代寫,在平臺營銷過程中,讓廣告更具真實感,最好不像廣告,成為商家追逐的目標。據報道,一份某平臺營銷課程課件顯示,在進行營銷推廣時,要“從個人體驗出發,一定要軟(廣)”“用表情符號提升文章閱讀性”等。


  “種草”“濾鏡”……歸根到底是平臺的真實性問題。平臺未能保障信息的準確性,讓不良商家鉆了空子。正如新京報評論所說,作為一家有影響力的“種草”平臺,保證平臺信息的真實性,是其商業模式得以運轉的基礎。用戶的各種場景分享,都有可能成為其他用戶消費決策的依據。而人們之所以選擇相信,并付諸行動,是基于對平臺可信度的認可。據此,平臺不只在法律上有保證信息真實性、避免對用戶產生誤導的義務,在道義層面,也負有對用戶提供完整全面信息的責任。


  人們愿意把社交平臺上的信息作為消費參考,在某種程度上是因為信賴普通人親身體驗后的真實客觀評價,這也是一些社交平臺發展的基礎。對于一些景點、民宿、餐館來說,網絡營銷應該只是錦上添花的手段,與其費心思做“照騙”,不如多琢磨琢磨如何更好地挖掘自身特色,再厚的濾鏡也藏不住真實的底色。


 

野狼AV午夜福利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