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速豹新聞網  魯商集團 速豹新聞網
讀我網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速豹新聞網

園林中窺泉城印象

2020-6-24 9:50:31 來源:山東商報

        如詩之音韻,似畫之意境。作為中國古代建筑中的一大類別,園林既體現著山水風光的自然觀,又彰顯著歷史風華的人文觀。一方園林即一方天地,不似其他園林城市園林多分布在城中的格局,像濟南這樣既在城中有泉湖園林,本身又是一座大園林的情形并不多見。

 

  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馬可·波羅在《馬可·波羅游記》中贊頌元朝的濟南“園林美麗,堪悅心目,山色湖光,應接不暇。”融山水之景與人文畫卷于一體的園林既是老城濟南的歷史見證,也記錄著悠悠泉城的過往與繁華。文/圖山東商報·速豹新聞記者許倩

 



  千年以前園林始興

 

  “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探不盡的曲徑門扉,數不完的黛瓦青磚。一方園林在十里春風中。復活了一草一葉,復活了千古詩情。”這是《游園驚夢》中對園林的描寫。將人工杰作和自然之美巧妙結合起來的園林成為城市中富有特色的建筑。

 

  泉城濟南的園林歷史距今已有1500多年,相較以園林著稱的蘇州,也要早近500年。濟南文史專家張繼平介紹,1500年前,濟南老城北郊一帶湖光山色,景色宜人。唐代段成式在《酉陽雜俎》中曾寫道,“歷城北二里有蓮子湖,周環二十里,湖中多蓮花,紅綠間明,乍疑濯錦。又漁船掩映,罟罾(gǔzēng)疏布,遠望之者,若蛛網浮杯也。”這樣一片煙波浩渺、漁船掩映、洲島錯落的湖水,自然成為當時濟南的名勝之區。正因如此,許多殷實人家也多在蓮子湖南岸、大明湖北岸一帶圈地,營造私家園林。

 

  《酉陽雜俎》中就曾記載有這樣兩處私家園林,使君林和房家園。使君林是見于記載的濟南最早的園林,該園位于濟南城北,當時的蓮子湖上,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歷史。園林為北魏正始年間齊州刺史鄭愨(què)所建,因古代尊稱刺史為“使君”,所以人們便把此園稱作“使君林”。當時園內溝渠縱橫、亭臺錯落、綠樹成蔭,湖中艷荷盛開、蓮葉田田是一處絕佳的避暑勝地。使君林也成為了彼時鄭愨避暑并創造“碧筒飲”的地方。

 

  “歷城北有使君林,魏正始中,鄭公愨三伏之際,每率賓僚避暑于此,取大蓮葉置硯格上,盛酒三升,以簪刺葉,令與柄通,屈莖上輪菌如象鼻。傳吸之,名為碧筒飲。歷下人效之,言酒味雜蓮氣,香冷勝于水。”張繼平介紹,在自家的園林里與一幫好友避暑宴飲,采摘水面的新鮮荷葉盛酒,將葉心捅破使之與葉莖相通,然后從莖管中吸酒,人飲蓮莖,酒流入口中,即為碧筒飲。“這樣飲酒用杯,可謂花樣翻新、不落俗套,展現出才華橫溢的古代文人名士是一個極富想象力、創造力的特殊階層。”

 

  以濟南園林發端的碧筒飲飲酒習俗傳播開后,備受文人雅士推崇。據《唐語林》記載,唐代宰相“李宗閎暑月以荷為杯”即是其一。張繼平介紹,唐詩宋詞中也多有吟及碧筒飲這一習俗的,如白居易的“疏索柳花怨,寂寞荷葉杯”,戴叔倫的“茶烹松火紅,酒吸荷葉綠”,曹鄴的“乘興挈一壺,折荷以為盞”,都談到個中滋味。宋詞“酒盞旋將荷葉當,蓮舟蕩,時時盞里生紅浪,花氣酒香清廝釀”,更是惟妙惟肖地再現了碧筒飲這一飲酒習俗的場面。

 

  除使君林之外,房家園也是歷史上濟南一處典型的私家園林。北齊亡后,濟南歷史人物房彥謙的大伯父、唐代賢相房玄齡的大爺爺房豹辭官回歸濟南故鄉,“丘園自養”,在濟南城北堆山筑池以為園,躬耕自給,其所居之地被人們稱為“房家園”。“歷城房家園,齊博陵君豹之山池,其中雜樹森竦,曾有人折其桐枝者,公曰:‘何為傷吾鳳條!’自后人不復敢折。”由這段記載可見,房家園內遍植樹木,而且房豹對園中的梧桐樹更是關愛有加。遺憾的是,到了明代,該園已經荒廢。明崇禎《歷城縣志》載:“房家園池,城隅北,齊博陵君之山池也,今廢。”

 


  泉水園林特色鮮明

 

  從整體來看,濟南園林不但歷史悠久、文化豐厚,而且極富特色。作為聞名遐邇的泉城,宋代散文家曾鞏曾贊譽濟南“齊多甘泉,甲于天下”,明末詩人王象春也曾說:“水自內而外出者,天下惟濟城而已。”因此,泉水園林成為濟南園林的最有看點之處。

 

  張繼平告訴記者,珍珠泉泉群位于濟南古城中心,著名泉眼就有10多處。早在北魏時期,此地便為許多文人學士所青睞。“他們經常聚于溪畔池岸作‘曲水流觴’之飲,并將此處譽稱為‘流杯池’。宋代,曾知齊州的曾鞏又在此地修建了‘名士軒’。”

 

  幽雅卓美的珍珠泉泉群之處,自然引起了歷史上那些達官顯貴的垂涎。金末元初,山東行尚書省兼兵馬都元帥、知濟南府事張榮開始選擇在此處修建府第,始為私人宅第。“那時起,濟南人把這里稱為‘張舍人園子’,一叫就是多少年。后來,張榮的孫子、元大都督張宏又在此修建了一座巍巍壯觀的‘白云樓’。”登樓遠眺,全城景物歷歷在目;尤其雪后,憑欄尋望,晴光四野,綺麗景色令人嘆為觀止。張繼平介紹,正因如此,便有了“歷下八景”中的一景:“白云雪霽”。

 

  明天順元年(1457年),英宗皇帝朱祁鎮封其次子為德王。成化二年(1466年),改選濟南珍珠泉此地修建德王府,次年德王來濟南就藩。當時的德王府規模巨大,“居全城中,占城三分之一”“宮內殿宇鱗次,堂閣櫛比”。府前有一座高大石坊,額曰“世守齊邦”,以至于后來濟南人一度稱此處為“德藩故宮”。在“德藩故宮”中,包括珍珠泉在內的名泉有十數處之多,樓臺亭閣,不勝詩意;曲徑花溪,環繞其間。

 


  圍泉而建自成一景

 

  依傍泉水而建的濟南園林,在建造方式和設計中也體現出了泉與園林相映成趣的特點。位于趵突泉西鄰的萬竹園就是其中一處。萬竹園始建于金、元時代,因園內有大片竹林而得名。經歷代變遷,萬竹園仍保留有其泉涌水繞、景中有景的特點。

 

  “萬竹園整個的特色就是以四合院的圍合形式把泉水貫穿整個院落,再利用假山影壁墻,以此來實現設計功用和美觀的效果。”濟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長李銘介紹,這是一種非常智慧、非常符合建筑實際的設計,這種與泉水緊密結合的建筑在全國范圍來講也是最精美的。

 

  同樣是私家園林的何家花園也體現了依泉而建的景觀特色。何家花園是民國初年察哈爾省督軍何宗蓮于1918年退出政壇后定居濟南所修建的,也稱頤園。當時,北部是他的宅邸,南部是園林建筑,這樣一處私家園林被百姓稱作“何家花園”。

 

  “何家花園借助的是五龍潭的泉水,濟南的這些大型泉眼都是雙向流動的。這樣既起到防洪保護城市安全的作用,同時也便于人們使用和觀賞。”李銘介紹,何家花園利用了濟南泉水的水道來造園,這種和泉水相結合的建造方式也是非常經典的。

 

  在古城濟南,類似的泉水園林還有很多,舜園、適園、賢清園、漪園、潭西精舍等園林景觀,都是依傍泉水而建的園林勝景。融山泉河湖城等特色于一體的濟南園林,既是得天獨厚自然條件應運而生的杰作,也讓濟南這座園林城市風格更鮮明、底蘊更深厚。

野狼AV午夜福利在线观看